凡人秀色01-08




作者:lovemaker 总字数:29334 2013/11/17发表于:性吧 前言

前一段时间上网,发现了一篇新文章《凡人修仙之南宫婉失身》,顿时看的 食指大动。

不过,该书虽然创意非凡,但却有几点不足,一是该文和凡人的情节不符, 凡人中,南宫婉是直到韩立飞升,都未能晋级大乘的;二是该文可能写的过于仓 储,情情节稍显急促;三来凡人一书历经数年,写作七百万字,其中女角甚多, 该文却仅仅写了一个南宫婉(当然我承认,是最具吸引力的一个)。

为弥补我辈凡人迷之遗憾,特写了本文。

本文基本上是整体重新架构,就算不看《凡人修仙之南宫婉失身》,也不影 响本文阅读。而本文主要是借用了《凡人修仙之南宫婉失身》中的一个重要主角 黑脸者,以及该文中极其核心的设定——南宫婉素女轮回功会导致体质异常,体 具有种种不可思议妙用。

不知道借用《凡人修仙之南宫婉失身》的两个设定,会否让该文作者有意见, 希望那位作者恕罪了。

然后,本文血腥暴力,不喜者莫入。

不过也不必过于担心,在下本质上依然是怜香惜玉之人,凡人书中有名有姓 且出现在本文中的佳丽,虽然会在本文中惨遭蹂躏折磨乃至生不如死,但是应该 不会有任何一个有名有姓的佳人,会在本文中香消玉损。

吐槽一句,,尤其是漂亮女人,乃钟天地之灵气而生。将这些灵秀放在床上 蹂躏凌辱也就罢了,让这些美女香消玉损,就过了点。

最后,说说本书主角的性格人品。首先声明,我的任何作品中,不会出现英 俊潇洒到了可以做娈童的男主角,在我看来,男主角貌不惊人平凡普通,已经是 作者开恩了,男主角丑陋猥琐,更是在下的最。

然后说说性格,我塑造的男主角,性格肯定都是以作者本人为基础,淫贱、 猥琐、下流、好色、狡诈、暴虐、好奇,怜香惜玉,喜欢分析,有时肯拼命,恩 怨分明,重信诺。不过,根据作品不同,有的主角,将恶的一面加以发挥,有的 则是比较中庸。

至于本书的主角,由于基准问题(《凡人修仙之南宫婉失身》里的黑脸老者, 就不是好东西),所以,自然是恶的一面略多些了。

嗯,在下有前科,之前些的东西大多太监鸟。不过我保证,本文不敢说不太 监,但是至少每一个短情节(每一个女角)都会写完,而且,结尾已经先写好了。 分章也分的不大好,大家多多包涵了。

第一章胆破大乘

韩立飞升时泄露的大量仙气,固然让冰魄仙子、银月等大乘强者实力大进, 更让久久困在合体巅峰的南宫婉、冰凤、元瑶等女实力暴涨,隐隐有突破大乘的 迹象。

终于,韩立飞升后不到百年,南宫婉率先突破,在冰魄、银月的护法下,南 宫婉一举突破大乘,成为人族第三位大乘,人妖联盟第四位大乘。而随着第四位 人族大乘的出现,风元大陆上蠢蠢欲动的诸多异族顿时安静了下来,毕竟,韩立 飞升时得益最多的人妖联盟,很可能再出现第五位、第六位大乘。

而更让人忌惮的是,当年韩立飞升时,距离韩立最近的人妖联盟三位大乘的 实力,到底提升到了何等地步,更是让风元大陆诸多异族心中忌惮。

南宫婉突破大乘后不到二十年,冰凤、元瑶也纷纷突破大乘,一时间,人妖 两族因为韩立飞升而略微动摇的地位,再次稳固。

无涯海。元合岛。朱雀宫

身穿雪白宫装的月华仙子南宫婉缓缓收功,美绝人寰的玉容露出一股喜色, 度过大乘之劫20年了,她终于稳固了境界,成为真正的大乘高手了。而韩立飞 升前,纵横数十界,抢夺了十余件玄天之宝,她也分到了三件。更为银月和她分 别又各炼制了一套元合五极山,为元瑶、冰凤、冰魄也各炼制了半套元合五极山。

根据韩立飞升前与诸人的商议,韩立飞升后诸女要压制修为,坐镇人妖联盟, 庇护人妖二族。好在有着韩立搜集来的元合五极山,估计冰魄、冰凤、元瑶三女 度过50次以上的大天劫没有任何问题,而她和银月更是度过60次大天劫都不 会有问题。再加上诸女每人手里至少两件玄天之宝和其他诸多渡劫法宝,估计五 女在二十万年内都能安然无恙。而二十万年,足够人妖联盟再诞生10位以上的 大乘了。

尽管韩立在飞升前,用5件玄天之宝供奉了真龙一族的五位强者作为人妖联 盟的依仗,但是,韩立飞升后到南宫婉、元瑶、冰凤晋升大乘并稳固境界,依然 是人妖二族最为危险的一段时间。

而今日南宫婉终于稳固了大乘境界,就意味着韩立飞升后人妖联盟已经略微 动摇的地位再呈坚不可摇之势。

绝色姿容的宫装美妇款款站起,走向打坐静室的门户,正要离开朱雀宫,却 突然感到宫内竟然另有他人,不禁一愣,但南宫婉倒也并不慌张,毕竟之前未在 她闭关时偷袭的,应该不是敌人。

不过虽然不是敌人,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南宫婉那如同最上品羊脂白玉精雕 细琢而成的修美玉手一晃,一只小巧的玉斧落入手中,这件玉斧正是韩立飞升前 从另外一界搏杀了5名大乘存在才抢到的玄天之宝,堪称韩立留下玄天之宝最强 一件。南宫婉进阶大乘前虽然也可勉强动用,却无法动用其全部力量,此时南宫 婉已经稳固了大乘境界,估计以这件在异界排名万灵榜第二位的玄天之宝,足以 对付灵界任何强者。

其实南宫婉已经极为小心了,因为在她神识中,那个若有若无在静室外的存 在,应该仅仅是一个合体存在而已,其实南宫婉即使不动用玄天之宝,也能轻易 斩杀这个合体高手。

南宫婉缓缓走出静室门户,轻抬螓首,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似笑非笑的黑色 老脸。

瞬时间,无数已经被封闭了的记忆潮水般涌入脑海,南宫婉不禁惊叫一声, 凹凸有致的娇躯剧烈颤抖。啪的一声,原先紧紧握在南宫婉柔荑中的玄天玉斧摔 落地上,可娇躯剧颤的南宫婉根本顾不得那柄绝对可以在灵界无敌的神兵利器, 粉臂轻抬,玉指颤抖着指向那个黑脸老者,樱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老者淫笑的看着南宫婉道南宫婉女奴,没想到几千年不见,你已经晋级大 乘了,可喜可贺啊!

他竟然将人族地位无比尊崇的大乘强者南宫婉称为女奴。

听到了老者侮辱性的称呼,实力超绝的大乘女修不但没有发怒,反而娇躯颤 抖的更加厉害,樱唇里终于吐出了声音你……你……你……

你什么你?老者怒道几千年不见,你连规矩都忘了?叫我主人!

南宫婉美好的娇躯依然颤抖着,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老者继续威逼道南宫婉你个贱奴,看见主人来了即不叫主人,又不赶快跪 下,难道你要翻天了吗?

扑通一声,月华仙子南宫婉那修长完美的苗条娇躯一震,膝盖骨一软,竟然 向着黑脸老者跪了下去。

既然跪了,其他的坚持也就显得无益而可笑了,南宫婉不禁匍匐在地,娇躯 瑟瑟发抖,颤声到婉儿参见主人,请主人赦罪。银铃也似的动人声音仿佛昭 示着女性大乘强者放弃了抵抗,屈服在了这个她可以轻而易举击杀的黑脸老者身 下。

此时的南宫婉,在老者诡异的精神威压下,早已忘记了自己是大乘高手,身 负上品玄天之宝,一挥手就能让黑脸老者灰飞烟灭,只知乖顺的匍匐在地上向老 者求饶。

第二章陈年旧事

八千多年前,这老者投身青元宫,做了海大少的一个跟班。

韩立参加广元道果大会时,南宫婉因思念韩立,走火入魔,遇到一个心魔之 劫。那个心魔甚是诡异,竟然化身韩立,在幻境中与南宫婉缠绵交合。南宫婉当 时虽然发现了这个问题,却因为要谨守心防,从而被那心魔挑逗的也很是不堪。

正巧那老者得海大少之命,前往朱雀宫请示南宫婉一事,发现南宫婉居然在 大殿内度心魔劫,于是将南宫婉扒光,在这绝美仙子娇躯上下其手,想占点便宜。 只是老者却不料发现南宫婉下体泄出的体液有不可思议之妙用,于是搜集了一些 后,又将南宫婉一丝不挂的摸样用影像法术记录下来,逃之夭夭。

随后,这老者用南宫婉的体液,交换了一批可以禁锢合体巅峰修士的法阵, 用南宫婉渡劫时的影像,诱引南宫婉进入埋伏。南宫婉不慎被此老者困住,惨遭 奸辱。

黑脸老者制住南宫婉,让南宫婉将自己带回朱雀宫,在朱雀宫里,淫虐了南 宫婉足足有百年之久。这黑脸老者身为一奇异种族,修真资质一般,却具有奇长 奇硬的阳具,更身具古怪的精神异能。

黑脸老者为了能够获得南宫婉体液以突破修炼屏障,每日都将这个清丽脱俗 的绝美仙子用手指、淫具折腾的泄身无数次,压榨出来了数不胜数的仙子爱液。 黑脸老者又仗着他那奇长奇硬的阳具,不知道多少次的将南宫婉奸污的在他胯下 惨叫哀嚎,痛哭求饶。

在那无数次狂暴的奸污中,南宫婉都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被捅的下阴破裂, 耻骨断折,后庭脱肛了,要不是南宫婉身为合体巅峰强者,身体自愈能力超强, 再加上韩立留下了巨量丹药为她回复元气,恐怕早就在黑脸老者的凌辱下香消玉 损了。

黑脸老者折磨了南宫婉足足上百年,因为害怕韩立回宫,且已经在百年中榨 取了大量的南宫婉体液,在未来的修真之路上一片坦途,才悻悻离去。

不过,这黑脸老者临走前,还是埋伏了一个后手。

黑脸老者出身的异族,身具古怪的精神异能,他在每一次用手指、淫具挑逗 南宫婉时,都用天赋的精神异能在仙子意识深处印下烙印,让南宫婉每一次一见 到他就自然而然的下体湿润滑腻,壁酸腿软,难以自己。

而他在每次交合时,故意暴力凶狠,每一次都将合体巅峰的南宫仙子操的下 体流血不止,玉峰掐的又红又紫,甚至多次将南宫婉的耻骨都捅的断裂,他甚至 粗暴的用他那远超常人数倍的粗长阳具,插入南宫婉那小巧可爱的菊门,在南宫 仙子的屁眼里,运气将阳具的龟头胀大数倍,操的南宫婉一面哭号着屁眼迸裂血 流满腿,却又被那粗大的龟头刮蹭欲点操的尖叫泄身,每一次脱离南宫婉屁眼时, 他都要将龟头涨到极限,钩着仙子的直肠脱肛而出,痛的南宫婉精赤着身子在地 上翻滚呼号,杀猪也似的惨叫。

每当黑脸老者让那风华绝代的南宫仙子一次次的惨叫哀嚎,痛哭着求饶时, 都要将最强烈的恐惧印记印入南宫婉意识深处,让南宫婉从此见到他必然充满恐 惧,无力抵抗。

最后,黑脸老者在离开无涯海之前,封印了南宫婉的记忆,让她想不起也不 愿意去想这百年发生的一切——毕竟,韩立灵界第一强者的名头实在太过骇人。 黑脸老者虽然沾沾自喜给灵界第一强者戴了一顶珍珠翡翠的绿色大帽子,也不敢 真的触怒韩立。

黑脸老者在离开前,问清了南宫婉,知道韩立对其极为尊重,相敬如宾,估 计不会刻意检查南宫婉的识海神念。但是即使如此,黑脸老者依然躲去了雷鸣大 陆。

这八千年来,黑脸老者仗着从南宫婉玉体上搜刮出来的大量体液,修炼道路 上一帆风顺,不到五百年就已经修炼到了合体巅峰。不过到了合体巅峰后,无论 他再怎么服用南宫婉的阴精、爱液、尿液、甚至血液,修为都无法再有寸进。

黑脸老者苦思后,猜测南宫婉虽说体质特异,体液能够让修真者突破瓶颈, 但是毕竟自己压榨南宫婉体液的时候,南宫婉不过是合体巅峰境界,可能她的体 液,也只能让人晋级合体巅峰境界吧。

黑脸老者虽然已是合体巅峰强者,却胆小如鼠,根本不敢出外游历冒险寻找 机缘,而只敢躲在雷鸣大陆几座大城里,依靠着贩卖南宫婉的体液维生。仗着南 宫婉体液的神奇妙用,他倒也成功换取了不少上乘法宝丹药,有惊无险的渡过了 几次大天劫。

这几千年来,黑脸老者心中甚是矛盾,一方面他非常盼望南宫婉眷突破大 乘境界,这样他就可以再设法从南宫婉身上再次搞到可以让他晋级的体液,从而 晋级大乘。不过另一方面,他也害怕南宫婉在韩立飞升前就已经晋级大乘,稳固 了修为甚至填补了心神上的漏洞。当然,他更怕南宫婉在晋级大乘时发现了被封 闭的记忆,从而让韩立满世界的追杀他。

还好,他运气不错,一直到韩立飞升前,南宫婉都被困在合体巅峰的境界无 法寸进,他的担心自然也不会实现了。

韩立飞升后,黑脸老者得知韩立渡劫时仙气四溢,附近围观的大乘强者都裨 益匪浅,而人妖两族观礼的众多合体强者更是受益极大。他马上想到,以韩立对 南宫婉的爱重,必然让南宫婉得到最大的好处,也就是说,南宫婉晋级大乘在即。

他马上离开雷鸣大陆,前往风元大陆,只是他胆小如鼠,不敢一人快行,一 直都是与其他商队同行,所以过了百余年才来到无涯海。

到了无涯海,他很快得知,南宫婉近二十年前就已经成功晋级大乘,现正闭 关稳固境界。大喜之下,他利用以前在南宫婉所住朱雀宫留下的传送阵,传送进 了南宫婉的寝宫。让他欣喜若狂的是,南宫婉居然在过去八千年里,即没有改换 寝宫,也没有对寝宫大兴土木,让他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南宫婉的寝宫。

至于说他进入南宫婉寝宫后,没有趁着南宫婉入定时偷偷进入静室,当然不 是他害怕南宫婉入定时被惊受伤,也不是对南宫婉心存善意,纯粹是害怕南宫婉 在静室门口布置的禁制太过凶险,怕死不敢进入罢了。

此次黑脸老者知道南宫婉晋级大乘之后,也心中忌惮不已。毕竟大乘强者在 晋级时要度心魔大劫,这种大劫很有可能弥补南宫婉心神上的漏洞,让他无法再 控制南宫婉。

他的运气不错,那长达百年的折磨,在南宫婉心神上留下的烙印过于强烈, 以至于南宫婉在见到他之后,虽然略有抵抗之意,却在他的精神威压加大后,立 刻丧尽自尊的趴在地上任他鱼肉。

黑脸老者心中暗暗警惕,之前百年蹂躏,到后来只要他一瞪眼,南宫婉都会 立刻爬伏在地哀求饶命,今天竟然要他两次加大精神威压,南宫婉才放弃抵抗。 不过此时顾不了那么多,八千年过去了,他必须眷重新巩固他在南宫婉心目中 无可抵挡的形象。

注:本章说明。《凡人修仙之南宫婉失身》中,海大少是第一个得手的家伙, 但是在下独占欲极强,不容许有男主角以外的活人能够得到女主角的身子,所以 在叙述往事时,将那个小辈剔除了。

第三章再堕深渊

他缓缓走近趴伏在地,瑟瑟发抖的仙子,不禁暗暗赞叹,这南宫婉不愧是人 族顶尖美女,虽说是心胆俱碎的趴伏在地上,却依然显得娇躯曲线玲珑,凹凸有 致。想到了八千年年那上百年的蹂躏此女的美妙经历,不禁支起了帐篷。

他淫笑着转过南宫婉娇躯,用手抚摸着那瑟瑟颤抖着的完美玉臀,骂道贱 人,我不是让你在寝宫里不许穿下裳吗?

说着,他对着南宫婉颤抖的玉臀就是一巴掌。南宫婉虽未感到多疼,却吓得 尖叫一声,忙道啊…主人赎罪,主人许久不来,婉儿、、婉儿不知道主人会来, 所以才穿下裳的。

黑脸老者毫不客气,一把掀起南宫婉宫装裙摆,扯断腰带,拉下仙子的长裤 和亵裤,将那高贵圣洁仙子最羞耻最隐秘的贞洁秘地,暴露在空气之中。

他明显感觉到,在他扯断南宫婉腰带时,南宫婉娇躯顿时紧绷了起来,似乎 已经放弃抵抗匍匐在地的圣洁仙子随时会暴起发难。但此时他早已无路可退,如 果此时稍微露怯,恐怕面前这撅着屁股雌伏的绝美大乘就会立刻发难,随手将他 杀死。

黑脸老者大惊下,做了他一生中最勇敢的一件事,不是调头逃跑而是拼死将 精神威压加大至极致,两缕鲜血从他的鼻孔中喷射而出,双目也已裂出血纹。

骤然加强的精神威压让匍匐在地的仙子不禁微滞,本能的反抗举动被心理上 的畏惧略微压制了一下。

黑脸老者丝毫不敢停留,急忙扯下南宫婉长裤,将仙子那纤柔修长的粉腿裸 露出来。

玉腿骤然接触到空气带来的冷冽,让南宫婉突然回想起来了那百年不堪回首 的日子,那百余年时间里,摄于老者淫威,南宫婉在寝宫中必须穿戴宫装,打扮 的高贵圣洁,下体却被迫裸露在外,以便老者随时可以揪住她玩弄羞处,榨取爱 液、凌辱蹂躏。

可怕的回忆,让仙子那紧绷的玉体忍不住再次颤抖了起来,本能的反抗意识 在心理的畏惧下,更为薄弱了。

随即,那只冷冰冰的大手摸到了仙子纤细的腰肢,抓住大乘女修的亵裤,一 扯而下。顿时,南宫婉那宛如处女的粉红私处,再次暴露在她丈夫以外的男人眼 前。

羞处的裸露,让南宫婉的一切抵抗意识彻底土崩瓦解,风华绝代的高贵美妇 哀叹一声,任命的放弃了抵抗。

南宫婉的私处虽然美丽动人,但是黑脸老者倒也没有意乱神迷,他在过去几 千年里,在雷鸣大陆也买了不少美貌女修玩弄,其中甚至有天云十三族中的合体 女长老。单论姿色,南宫婉并不比那个叫彩流婴的晶族女修更好,所以他还把持 得住。

黑脸老者仔细观察着南宫婉的身体,他敏感的发现,亵裤一被扯下,私处裸 露的南宫婉娇躯已经不再颤抖,但也并非紧绷,而是似乎突然松懈了下来。更让 他心安的是,南宫婉那粉红娇的私处,竟然难以察觉的微微抖动了一下,而那粉 红迷人的纤薄肉唇上,竟然微微泛起了一丝水光。

老者终于放心了,他淫笑着将手指抚摸在南宫婉那最最隐私羞耻的一线嫣然 处,将那娇柔无力的肉唇反复拨弄,一忽儿功夫,仙子的肉唇就已经被挑逗的水 光致致了。

他运起功力,手指轻松的突破了南宫婉肉唇那软弱无力的抵抗,顺畅的滑入 了仙子早已泥泞不堪的肉缝。

下体那熟悉怪异的感觉,让南宫婉一阵眩晕,手指的插入,更是让仙子浑身 剧颤,她已经知道下面是什么了。早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的大乘人妻,竟然不禁 更加湿润了,她忍不坠然有些期待下面的疯狂了。

黑脸老者的手指在南宫婉肉洞里疯狂的抖动着,原本冰凉的手指此时散发着 炙热的高温,烫的南宫婉忍不住娇吟出声。

高速的按颤,剧烈的搅动,炙热的温度,让匍匐在地的南宫婉剧烈的娇喘着, 呻吟着,如玉一般的雪臀筛动的越来越快。在这个男人的手指下,她已经不知道 多少次的泄身了,马上,时隔八千年,她又要在这个男人的手指下泄身了,这奇 妙的轮回,刺激的快感让高贵圣洁的仙子丢弃了一切自尊和矜持,扭动着她那雪 白粉嫩的屁股,尖叫着一泄如注。

温热湿润的东西贴上了她娇嫩的莲花瓣,一条软软的物体探入了南宫婉秘处, 女人最敏感的私处传来被吸吮的感觉和软软的爱抚,刚刚泄出甜美甘冽的阴精被 毫无遗漏的吸走,这久违的感觉让圣洁高贵的仙子忍不住颤抖着扭动屁股,潮湿 泥泞的桃源秘洞更是抽搐了起来,似乎……又要来了。

大乘人妻知道,这是主人看到自己泄身了,为了不浪费宝贵的阴精,用嘴唇 堵住自己的肉洞吸吮,甚至用舌头捅进自己的羞处舔舐。天哪,自己太幸福了, 主人居然用那温柔的舌头和嘴唇来舔舐自己,而不是用那吓人的肉棍鞭笞自己— —彻底丧尽了自尊的南宫婉胡思乱想着,而她那敏感娇嫩的肉体也一如旧日一般, 在黑脸老者的舔舐下,再一次颤抖着即将达到。

时隔八千年的挑逗玩弄,时隔八千年的连续高潮,时隔八千年的舔舐吸吮, 让被高潮刺激得头昏脑涨的南宫婉忍不住尖叫起来主人……啊…主人、、、吸 的好舒服、、、婉儿、、、婉儿、、、啊、、、太舒服了、、、啊、、、啊、、、 婉儿又要泄了、、、主人好厉害、、、啊、、、、啊、、、、啊、、、、婉儿、、、 婉儿、、、要死了、、、呜、、、呜、、要死了、、啊、、、啊、、、啊、、、、、

  

青元宫朱雀殿内,高贵圣洁的女宫主身穿华贵的宫装,匍匐在地,高高撅起 雪白的屁股,用她那清冷悦耳的声音,语无伦次的说着不堪入耳的淫词浪语。一 个猥琐丑陋的黑脸老者,抱着大乘人妻的雪臀,肮脏的大嘴整个含住仙子那美妙 无比的私处,疯狂的吸吮舔舐着,舔的南宫婉意乱情迷,胡言乱语。

良久,黑脸老者将南宫婉羞处的每一丝阴精、爱液都舔舐的干干净净,南宫 婉那比琼浆玉液更美味的阴精爱液,让黑脸老者无限满足的赞叹不已。

七千多年前,黑脸老者功力达到瓶颈无法寸进,就将精力放在了女人身上。 不过他虽是搞来了好几个漂亮的元婴、化神女修玩弄,却一直找不到当年在南宫 婉身上雄威勃发的感觉,而那些低级女修身体娇弱,也禁不起他的疯狂玩弄,不 久就纷纷香消玉损。

他虽然已经是合体巅峰的强者,可是实际与人争斗的经验几乎是零,这一辈 子唯一一次和人直接争斗,还是用阵法困住南宫婉。他在雷鸣大陆时,不要说和 同级的合体修士争斗,就算见到了练虚修士都要退避三舍,只有在见到元婴化神 女修时,才敢凶相毕露的上去掳掠。

这样的后果自然也是很明显的,有南宫婉的体液相助,他到达雷鸣大陆后不 过四百余年,就已经晋级到合体巅峰了。可是在之后上千年里,他也只不过掳掠 到了几十个化神元婴境界的女修供其淫虐。这些身体娇弱的中阶女修让他很是无 语,每一次和这些女修交合时,都必须强忍心中暴虐,而且任何一个只操片刻就 已经奄奄一息,要急忙换一个才行。

直到六千年前角蚩族与天云十三族大举开战,他跑到角蚩族的一座大城,参 加了该族举办的拍卖会,从角蚩族手里买到了一个合体前期的晶族女修士彩流婴。 彩流婴那绝世的姿容,高贵的气质,窈窕纤美的胴体,合体修士强悍的自愈力, 才让他又找回了当年在南宫婉身上驰聘的感觉。

只是彩流婴是晶族人,晶族人古怪的异能极多,他将彩流婴蹂躏折磨了上千 年,也未能让彩流婴彻底屈服,他敏感的发现,彩流婴表面上对他顺服无比,但 是却一直心存抵抗,哪怕在他胯下被操的哀号痛哭,哪怕被他挑逗玩弄的泄身数 十次,却依然紧守心防。

他知道彩流婴有求死之心,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必然失去这个让他无限留恋 的晶族美女了——彩流婴不努力渡劫,则必然会在天劫下香消玉损。

可是,尽管他在南宫婉身上留了几招后手,但是他确实不认为,自己还有机 会一亲南宫婉的芳泽。而彩流婴,已经是最得他意的女修士了,他真的舍不得放 弃彩流婴。

在这种情绪下,他四处寻找解决办法,终于他找到了一种秘法,可以将他和 彩流婴的元神系在一起,这样在彩流婴面临天劫时,他就可以出手帮助彩流婴渡 劫了。这种好事当然不会没有限制,最大的限制就是,每次帮彩流婴渡劫,所需 要承受的天劫强度是他和彩流婴两人天劫强度之和的一倍半。

彩流婴仅仅是合体前期,天劫的强度有限,他通过贩卖南宫婉体液,身家极 为丰厚,手头渡劫用的法宝、丹药极多,对付自己的天劫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只 是将彩流婴和他的天劫强度合起来再乘以一倍半,就让他有些发憷了。

终于对彩流婴的迷恋超过了吝啬,他购入了大量的一次性渡劫法宝,开始帮 助彩流婴渡劫,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大义凛然,竟然险些让他丢了老命。

他本以为,彩流婴不会努力渡劫,于是他干脆将彩流婴的功力彻底禁制起来, 一个人拼命抵御两人的天劫。没想到彩流婴竟然用一种奇怪的秘法,摆脱了他的 禁制,元婴出窍猛攻他。

他当时吓得魂飞魄散,却无处可逃,这种帮人渡劫,无论躲到哪天劫都追到 哪。无奈之下,仗着事先准备充分,他奋力抵抗两面夹击,幸好彩流婴元婴出窍 后实力大减,不过相当于一个练虚初期的高手,总算让他勉强撑了过去。

更让他气愤的事情还在后面,彩流婴的元婴发现无法攻破他的防御,竟然放 弃了攻击他而是直接扑向劫雷——以彩流婴元婴的虚弱,哪怕是最弱的劫雷也能 让她魂飞魄散。

而已经为彩流婴渡劫付出巨大的他,苦逼的全力保护彩流婴元婴,结果彩流 婴的元婴是救下来了,他自己却身受重伤。

成功渡劫之后,他解开彩流婴的禁制,疯狂的折磨蹂躏这个高贵美丽的的晶 族女修,而正如他事先估计的一样,彩流婴很快就屈服了,哀嚎着向他认错求饶, 保证以后乖乖的听他的话——他信彩流婴才是傻子。

不管怎么说,彩流婴渡劫成功,总算让他在之后的三千年里,仍然有着可心 的美女玩弄,虽然彩流婴阴精爱液不象南宫婉般神奇,可是如此美貌高贵的高阶 女修,还是让他在三千年里过的很是滋润。

好日子总是不长久,三千年的时间一瞬即过。彩流婴的又一次天劫即将到来, 而他虽然无论如何感觉不到彩流婴对他的任何抵抗心理,但是打死他也不敢再帮 彩流婴渡劫了。上一次他走了狗屎运险死还生,这一次可未必还能走一次狗屎运。

无奈之下,他用高价收购来的阴冥界奇宝,将彩流婴彻底封冻,虽然是避免 了彩流婴就此在天劫下香消玉损,却再也无法享受彩流婴那美妙无比的肉体了。

之后的两千年,他又先后买入了好几个女修士,甚至买过一个角蚩族的练虚 巅峰女修,可是却再也无法找回当初在彩流婴、南宫婉身上的感觉。

这也是他一听说韩立飞升,马上就启程前往风元大陆的原因。

说实话,南宫婉的相貌风姿,虽然不逊于彩流婴,但是也未必在其上,但是 南宫婉是人族,没有什么种族异能的人族,控制南宫婉要比控制拥有无数稀奇古 怪种族异能的彩流婴容易太多了。

当然,南宫婉能够让他晋级大乘的甜美阴精、香甜爱液,也是让他如此着急 的重要原因。他心里仍存有一丝想念,希望以后晋级大乘后,借助南宫婉的力量, 帮助彩流婴渡劫,以后彻底霸占彩流婴这个风姿相貌不逊于南宫婉的女修。

此时黑脸老者尚不知道,韩立飞升前留给南宫婉等女何等丰厚的家产,不要 说帮助区区一个彩流婴渡劫几次,就算几十次都不再话下。

而飞升仙界的韩立更是想不到,他留给爱妻和红颜知己们的渡劫法宝,只是 让他头上的绿帽子戴得更久。

黑脸老者抱着南宫婉的雪臀,贪婪的舔舐吸吮着,随着南宫婉阴精爱液的入 腹,刚才耗损神识本源发出精神威压所受的伤,也渐渐恢复了一些。

他不敢等着完全恢复,毕竟此时南宫婉一连两次泄身,正是最虚弱之时,一 定要趁此机会,将更多的精神烙印打入南宫婉潜意识,才能确保以后继续将这个 绝顶美丽的大乘人妻控制住。

南宫婉虚弱的趴伏在地上,雪白的玉臀高高撅起,随着她的娇喘而颤抖着。 连续两次的高潮太过刺激,她要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不然……哦、、、、主人的 手指果然又插进来了、、、好热、、、好快、、、唔、、、不行、、太快了、、、 我会受不了的、、、吘、、、吘、、、烫死人了、、、向主人求饶吧、、、好羞 人啊、、、可是主人不会放过我的、、、主人一定要让婉儿飞起来才放手的、、、 管不得了、、、烫死人了、、、插死人了。

风华绝代的大乘人妻撅着雪白粉嫩的屁股,还没有从高潮余韵中清醒过来的 脑袋里胡思乱想,羞处被黑脸老者的手指插弄着,黑脸老者纯熟的技巧将高贵圣 洁的女宫主玩弄的哼唧着难以忍受,却羞于说出求饶的话语而只是哼哼唧唧的娇 吟。

终于,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南宫婉再也忍受不住,不禁丧尽自尊的哀求道 主人…好烫啊、、、饶了婉儿吧、、、烫死人了、、、慢点、、慢点、、轻点、、 捅到那里了、、、不行了、、婉儿不行了、、主人好厉害、、、好厉害、、、婉 儿又要、、泄了、、、啊、、、啊、、、啊、、啊

南宫婉雪白的屁股疯狂的扭动着,哀求着,徒劳的试图躲避老者手指的玩弄。 终于,绝美的仙子再次尖叫起来,迷人的柔软阴道收缩着试图夹紧男人的手指, 抽搐着的贞洁秘肉将一股甘冽甜美的阴精再次喷射出来。

这一次,黑脸老者没有如同南宫婉盼望般再次舔舐吸吮这股甜美甘冽的阴精, 而是闪电般掏出一个蓝色玉瓶,运功一吸,将那股宝贵的阴精一丝不漏的吸入了 瓶中。

一百年的时间,足以让黑脸老者榨取了巨量的南宫婉体液,而在雷鸣大陆时, 老者认真研究了南宫婉体液的各种不同妙用。他发现,南宫婉花心喷射出来的阴 精最为有用,能够让任何强者突破瓶颈、增长修为而且效果不因多次使用而降低; 而南宫婉阴道分泌的爱液则是能够恢复神识且能少量增加神识;南宫婉的血液用 来疗伤简直是圣品;而南宫婉尿液的功效比万年灵乳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黑脸老者最遗憾的是,那一百年里,他没有搜集多少南宫婉的泪水和唾液, 因为无数次与南宫婉接吻时吸取南宫婉唾液,只发现南宫婉的唾液能够让他神清 气爽,而后来他才发现,将南宫婉的唾液和泪水混合,能够让他的神识一时间激 增倍许;而将南宫婉的唾液和尿液混合,也能够让他的全身功力暂时激增一倍。

这个错误,他当然不会再犯。虽说南宫婉身为高阶女修,早已不需排尿,但 当年他通过强迫南宫婉饮下大量清水,还是从南宫婉身上压榨出来了数量不少的 尿液。至于泪水更是简单,只要他亮出肉棒,自然能够操的这个大乘女修哀叫号 哭,泪水那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唾液搜集比较麻烦,不过黑脸老者回想起南宫婉被操时的表现,早有准备了, 此时一个柔软的法宝布帕放在南宫婉面前,虽然现在还没有什么用处,可是只要 再来两次,估计就能得偿所愿了。

而老者数千年的研究发现,南宫婉的体液中,除了唾液和其他体液混合有不 可思议的妙用,但是其他体液却越纯越好,所以他此时,当然不会放任南宫婉那 宝贵无比的甜美阴精与爱液混合降低功效。

事实上,他刚才用手指挑逗玩弄南宫婉时,就操纵着一个法宝玉瓶,不断的 吸收南宫婉被挑逗而出的爱液。

短时间内的第三次泄身,彻底抽空了大乘女修士的体力,高贵圣洁的女宫主 无力的趴伏在地上,就连高高翘起的雪臀都已经无力的瘫软下去。

可黑脸老者怎么可能放过她,他粗暴的搂住南宫婉纤腰,再次将绝美仙子的 屁股提起来,看到南宫婉已经被连续三次高潮搞的头昏脑涨,更高兴的将仙子的 螓首放在那块柔软的法宝布帕上,邪恶的手指再次插入了那湿滑柔润的桃源秘洞。

羞处再次被手指插入,吓得大乘女修士惊声尖叫主人不要啊,婉儿不行了。 婉儿真的不行、、、喔、、喔、、轻点、、啊、、慢点、、、慢点、、、太烫了、、、 太快、、哦、、哦、、绕了婉儿吧,让婉儿休息、、喔、、哦、、慢点、、、太 快了、、、轻点、、求求主人了、、、

尖叫声中,风华绝代的大乘人妻挣扎着扭动屁股,试图躲过必然到来的第四 次高潮,可是早就对她极为了解的黑脸老者牢牢抱着大乘人妻雪白的屁股,手指 散发着惊人的热量,以肉眼难以识别的高速在绝美仙子阴道里抖颤着、搅动着。

渐渐的,南宫婉的尖叫声渐渐低落了下去,她那徒劳的挣扎越来越无力,雪 白的屁股不再疯狂的扭动,只有那粉嫩迷人的花瓣抽搐着分泌爱液,并一滴滴的 被凌空的玉瓶吸入。尖叫求饶的声音,也渐渐变成了婉转动听的娇吟声喔、、 喔、、好热、、好、、好、、喔、、喔、、哦、、哦、、婉儿、、、吘、、吘、、 吘、、要、、吘、、不行、、、啊、、、啊、、泄了、、泄了、、啊、、、啊、、 啊

仙子那绝美的花瓣再一次剧烈的抽搐起来,又一股甜美的阴精被蓝色的玉瓶 一吸而尽。

美若天仙的大乘女修士娇喘着,她任命般已经不再徒劳的扭动屁股了,她知 道、、、唔、、、又进来了、、我会死掉的、、、唔、、、死就死吧、、、唔、、、 这么泄死、、唔、、、至少比被劫雷、、唔、、、舒服点……唔、、、可我、、 唔、、、真的、、、受不了了、、、好烫啊、、、下面怎么那么烫、、、我要死 了吗?

南宫婉终于丧失了所有的意志,撅着屁股,用女人最羞耻的部位承受着黑脸 老者手指的玩弄,仙子的螓首已经无力抬起,软软的放在那块法宝布帕上,一股 股的口涎唾液,失去控制的流了出来,被那奇怪的法宝诡异的吸了进去。(第1页)(第2页)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点击进入 网站地图